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搜索   Search

琥珀流年,浅浅伤,淡淡忘

2016-3-22 13:32:38      点击:
慕清感冒了。


 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软绵绵的,无力的靠在床边,捂着厚厚的被子,腋下夹着体温计,脸烧得通红,鼻涕也止不住的往下流,床边的小桌子上早就堆满了用过的卫生纸和瓶瓶罐罐的药品,慕清终于在与感冒病毒的抗争中败下阵来。


  奶奶又心急又心疼,拿起体温计一看,竟然38摄氏度!


  “我是不是今天不用去上学了。”慕清咧着嘴偷笑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
  “都烧成这样了还能去吗?在家好好休息,我出去买点姜,给你炖姜汤驱驱寒。”奶奶将慕清的背角向上拉了拉,披上衣服出门去了。


  听到奶奶的脚步声渐渐走远,慕清抓起桌子上的电话,拨通了袁艺的号码。


  “袁艺,今天我发烧,不能去学校了,你帮我抄一份笔记,晚上给我带过来可以吗?


  “哟,清清,今天莫非是怕班主任检查作业,故意不来的吧。”袁艺尖锐的声音在电话一头响起。


  “我真的是发烧了……”慕清在那头虚弱的说道。


  “真的病了?”袁艺也察觉出了今天的慕清似乎和平常不同,连说话声都显得有气无力。


  “行,那我晚上去看你,你可挺住啊!”袁艺的语气缓和一些,正要挂电话,却听慕清又说道:“袁艺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
  “什么事情?”


  “这件事情需要动用一下你爸爸的人脉,帮我调查一下西街卖奶油板栗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?”


  “哟,你难不成是喜欢上人家了?不过那个男的长得确实不错,你很有眼光哦。”袁艺在电话一头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,忙不迭的想调侃慕清。


  “调查完了记得发Email给我。”慕清懒得跟袁艺调侃,挂了电话,头昏脑涨,一头倒在床上。


  “喂!喂!慕清!”袁艺叫了几声,发现是忙音,抓狂的将电话扔在一边。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一边掏出手机给她爸爸打电话,一边碎碎念“慕清啊慕清,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。”


  袁艺的父亲是售楼经理,母亲是律师,家境殷实,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公主般的生活,为人心直口快,仗义耿直,看不惯不平事,但我行我素的性格也让她得罪过不少人,尤其是女生,他们组成一个团体故意孤立排挤她,袁艺在班里基本没什么朋友,除了善良随和的慕清,几乎没有人敢主动接近她。


  “江岚,21岁,父亲曾经也是一名地产大亨,因为投资破产之后挟巨款逃跑,母亲不堪追债侨居异国,只剩下他和妹妹江桐和姥姥住在一起。”


  傍晚五点多钟,慕清的手机屏幕上的信息标志跳跃了一下,她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,竟然揪心起来,她心疼江岚,家道中落,谁能体会从王子变成平民的感觉呢?